行業動態Industry Of Dynamics
當前位置:行業動態 > 物流政策發布
港航產業光靠提高吞吐量已無法轉型 2019/7/30

“對于政府而言,要按照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形成新產業,重新構建政策體系,改變過去主要靠政策洼地、靠稅收優惠獲取發展的模式,形成營造‘三鏈合一’的企業分工合作發展的政策環境和營商環境,推動港航產業進入新時代。”7月6日,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所長汪鳴在以“財富助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為主題的2019中國財富論壇上如此表示。

汪鳴認為,港口+航運+國際貿易,是自英國工業革命以來,尤其是近百年以來,影響世界經濟格局非常重要的因素。這種模式延續了近二百年。但近幾年,港口吞吐量、航運增速在不斷下滑,將來的低速增長將成為常態,怎樣提高港口、航運發展的質量和水平,創造更多財富,就成為擺在我們面前必須解決的問題。而港航協同,繼續提升港航的價值,既是創造財富的目的,更是轉變經濟發展的模式,創造財富的手段。

汪鳴表示,港口航運正面臨大轉型的挑戰。其一,當港口、航運、臨港產業高速增長的時代總體上結束后,我們怎么克服在膨脹的增長過程當中形成的盈利習慣和盈利模式。其二,港口和航運靠量的增長,形成一套運行體系,我們怎么樣過度到新的體系當中,用漸進的發展方式。但漸進怎么做?

第三,正是因為量的膨脹結束了,同時又面臨模式的轉軌。港口在腹地尋求貨運的力度和政策在發生改變。港口在進行相應航運和港口服務產業的發展當中,面臨雷同的競爭,導致競爭加劇。第四,轉型的突破辦法,我們依然沒有找到,更多還是在用傳統的提高吞吐量的辦法進行后續的發展和競爭,這是對各個港口而言都是一種嚴峻挑戰。

談到港航協同發展帶來的新機遇,汪鳴表示,第一是港口物流的拓展,使得港口產業鏈得到了有效延伸,這是轉型的一個跡象。第二,港航的緊密協同,港口依托航運進行拓展,航運重點港口構建網絡,這是近十多年來一個主要的趨勢。第三,港航的服務創新,尤其是網絡化嵌入相應的港口物流服務和航運服務,使得港口的價值得到了提升,所以港航協同構建網絡帶來的機遇就是延伸產業鏈,提升供應鏈和創造價值鏈,這“三鏈”將成為未來發展的機遇,同時也是未來發展方向。

對于如何打造“三鏈”,汪鳴提出,要打造港航樞紐,聚集新的要素,發展樞紐經濟。延伸產業鏈、提升供應鏈和創造價值鏈,靠的就是靠大型的樞紐港,已經形成的港口要素、航運要素、產業要素的聚集,在現代互聯網、移動互聯、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和人工智能帶來的生產方式、貿易方式、交易方式變革的機會,重塑港航經濟模式。要在順應要素聚集新輻射方式的情況下,在技術、業態、模式和產業四個方面,實現實質性創新,而不是小改小革。

汪鳴最后談到,港航產業還需要精準的企業和政府兩個層面的措施創新或者是精準的政企雙策施策。“三鏈合一”,是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的“三鏈合一”,是企業在未來合作分工中必須學會和完成的一件措施。對于政府而言,就是要按照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形成新產業,重新構建政策體系,改變過去主要靠政策洼地、靠稅收優惠獲取發展的模式,形成營造“三鏈合一”的企業分工合作發展的政策環境和營商環境,推動港航產業進入新時代。

 以下為發言實錄:

汪鳴:尊敬的大會主持人,張博士,在座各位,大家下午好。很高興受本次大會邀請做一次演講,結合“財富助力航運金融創新”這個主題,談一談港口和航運怎么協同發展樞紐經濟的問題。之所以把港口航運作為有機整體,并且希望在地理空間上進行集聚,發展樞紐經濟這個命題,我想這個跟行業面臨百年以來最大的變革有非常大的關系。

大家知道,港口+航運+國際貿易,是自英國工業革命以來,尤其是近百年以來,影響世界經濟格局非常重要的因素。這種模式延續了近二百年,發展到今天,它到了一個很重要的轉折口,尤其是中國加入到港口航運和國際貿易這個行列之后,整個世界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近四十年來,中國在港口規模的擴張,功能的提升,在臨港產業的發展,航運的發展,在國際貿易的參與度上,都達到了空前的程度。

但是,隨著世界貿易總容量增速的逐漸下降,以及中國在世界貿易當中占有率的不斷提升,大家近幾年也發現,港口吞吐量、航運增速也在不斷下滑,將來的低速增長可能是維持比較長一段時期的基本現象。我們在研究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過程當中,也面臨解決這個困惑的問題。既然高速的擴張已經結束,低速的增長將成為常態,所以怎么樣提高港口、航運發展的質量和水平,能夠創造更多財富,就成為擺在我們面前必須很好解決的問題。所以我今天用了“港航協同,創新樞紐經濟發展模式”這個題來談這個問題,我的核心觀點是:港航協同,繼續提升港航的價值,既是創造財富的目的,更是轉變經濟發展的模式,創造財富的手段。一個城市尤其像青島這種港航已經發展到世界前列的城市,怎么樣能夠在既實現目的又完善手段方面,發揮更好作用,形成新的財富聚集,創造新的財富,把青島這個城市的發展提升到一個全新的水平,這是我們需要很好解決的問題。

所以圍繞今天這個主題,我想談四個方面的觀點,跟大家一起分享,也是跟大家一起討論。

一是港口航運面臨大轉型的挑戰,這個轉型不是我們一般意義上說的搞點新服務,搞點新設施就能解決的,是需要實現大的轉型。這個大的轉型的最大背景,就是2001年中國加入WTO以后,港口、航運、臨港產業高速增長的時代總體上結束了。在結束的背景下,我們將進入正常的增長。在正常的增長下,我們怎么能夠克服在膨脹的增長過程當中形成的盈利習慣和盈利模式,這對我們來說的確是一個重大的挑戰,這是其一。

其二,港口和航運靠量的增長,形成一套運行體系,我們怎么樣過度到新的體系當中,這也是面臨的重大挑戰,因為我們不能用休克療法來解決行業的轉型問題,應該用漸進的發展方式。但這個漸進怎么來做?是需要我們解決的問題。

第三,正是因為量的膨脹結束了,同時又面臨模式的轉軌,所以近幾年中國沿海港口尤其是過億噸的大型港口,它的競爭越來越激烈,表現在什么方面呢?第一,港口在腹地尋求貨運的力度和政策在發生改變。第二,港口在進行相應航運和港口服務產業的發展當中,面臨雷同的競爭,導致競爭加劇。

第四,轉型的突破辦法,我們依然沒有找到,更多還是在用傳統的提高吞吐量的辦法進行后續的發展和競爭,這是對各個港口而言都是一種嚴峻挑戰。

所以,貿易量的下降,增速的下降,帶來新的發展模式探索必須加快的壓力。尤其是中國在參與國際貿易當中是后來者,所以我們的出口更多采用是FOB條款。未來采用什么樣的條款?尤其是電商、網購、跨境電商的發展帶來的新貿易方式的轉變,用什么樣的方式來發展港航業,這是我們需要很好思考的問題。

第二個大的問題,港航協同發展,會帶來新的發展機遇,這里面主要有幾個原因。

第一是港口物流的拓展,這幾年港口做物流服務成為許多港口靚麗的風景線,所以剛才李奉利董事長講青島港發展的時候,青島港在物流功能、國際物流網絡的建設方面,下了很多功夫,我們對青島港也是一直跟蹤研究的,因為這是國內重要的港口,在制定國家交通運輸政策的時候,對這些重要港口的發展給予了足夠的關注。所以像物流的功能拓展和服務的延伸,使得港口產業鏈得到了有效延伸,這是轉型的一個跡象,同時也是發展的非常好的機遇。

第二,港航的緊密協同,港口依托航運進行拓展,航運重點港口構建網絡,這是近十多年來一個主要的趨勢。在這個驅使下,我們欣喜地看到,港航的協同提升了競爭能力,所以億噸大港、參與競爭的能力普遍提高,剛才李奉利董事長也提到了,形成網絡構建供應鏈的能力,也是一個機遇。

第三,港航的服務創新,尤其是網絡化嵌入相應的港口物流服務和航運服務,使得港口的價值得到了提升,所以港航協同構建網絡帶來的機遇就是延伸產業鏈,提升供應鏈和創造價值鏈,這“三鏈”將成為未來發展的機遇,同時也是未來發展方向。

這方面國家也有政策上的舉重,去年發布的一個新規劃,叫“國家物流樞紐布局建設規劃”,第一輪申報工作已經結束,青島港也參與了其中的工作。實際從國家的角度,也是希望通過“三鏈”構建國家頂層的具備產業鏈延伸能力,具備供應鏈提升能力,具備價值鏈增值能力的國家物流網絡,從國家政策層面,也開始推動物流向著網絡化的方向發展。這樣的話,我們的港航在高質量發展、中國現代化這兩個方面帶來新的高質量的服務需求下,獲得全新的發展機會。

第三個大的觀點,打造港航樞紐,聚集新的要素,發展樞紐經濟。延伸產業鏈、提升供應鏈和創造價值鏈,靠什么呢?就是靠大型的樞紐港,已經形成的港口要素、航運要素、產業要素的聚集,在現代互聯網、移動互聯、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和人工智能帶來的生產方式、貿易方式、交易方式變革的機會,重塑港航經濟模式。這個模式就是因為要素在特定空間點上的聚集,達到了一定規模,我們應該向這個規模要規模經濟,那就是發展樞紐型的以流量,尤其是物流、商流、信息流、資金流,以這些“流”為特征,在特定的點上進行聚集,反過來提升輻射范圍、提高服務范圍、提高附加值的發展方向。所以我們要在順應這些要素聚集新的輻射方式的情況下,在技術、業態、模式和產業四個方面,實現實質性創新,而不是小改小革。這種實質性的創新就是發展樞紐經濟。所以在前年,我在參與國家文件的起草過程中,首次提出樞紐經濟以來,各地在聚集流量經濟發展方面,已經取得了很好的成效,所以國家構建物流樞紐網絡,也是朝著發展物流樞紐的方向,把港口+航運+貿易的方式提升到現代交易、現代結算、現代物流的平臺上,形成全新的業態和全新的發展模式,這是我們提出發展樞紐經濟的重要內容,從量的擴張向價值的提升,向價值的擴張方向去轉型,創造新財富。

第四個大的觀點,精準的企業和政府兩個層面的措施創新或者是精準的政企雙策施策。對于企業而言,主要是按照“三鏈合一”來進行合作和分工能力的拓展。過去單個企業各自在市場當中完成競爭任務,完成創造價值的過程,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廣泛應用,隨著大數據、云計算的廣泛應用,已經走向了它的勁頭,我們需要新的分工和新的合作體系。就像現在的電商和快遞之間的合作是一樣的,非常緊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你,這是從企業的層面。

所以,“三鏈合一”,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的“三鏈合一”,是企業在未來合作分工中必須學會和完成的一件措施。第二,對于政府而言,就是要按照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形成新產業,重新構建政策體系,改變過去主要靠政策洼地、靠稅收優惠獲取發展的模式,形成營造“三鏈合一”的企業分工合作發展的政策環境和營商環境,推動港航產業進入新時代。

協會電話:19912348015、15931542376 協會傳真:19912348015 協會郵箱:[email protected]
協會地址:唐山市路北區高新技術開發區創新大廈
本站已被訪問12952次 技術支持:物流唐山
掃一掃 關注
協會微信公眾號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